20多年后的"改邪归正"算晚吗?

原文最早发表在CareerCamp微信公众平台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
2007年,我从加拿大本地职业导师专业毕业前一周,就走上了专业职业咨询的道路。在主流的机构里能早早地得到团队的尊重,主要缘于一上手就摆平了令白人同事们头痛的几个难缠案例。因此连干行政的同事也都特别看重我的专业意见。这个故事就发生在10几年前。

(2009年和同事们的合影)


Anita是前台,小时候从秘鲁移民来到加拿大,比我大十来岁。因为个子小小的,又浑身散发着属于南美人典型的活泼开朗,高兴起来更是眉飞色舞,所以她是我们的开心果。大家都特别喜欢她。


有一天,Anita从前台溜进我的办公室,悄悄关上了门,说是想让我给他准备报考大学的小儿子一些选专业的指导意见。


这可不得了!难道歪果仁先进成这样了?可我的惊喜立刻就被Anita打断了。哪有的事!她说完全是因为经历过一些惨痛教训。接着就一口气给我讲了她家老公和长子的故事。


Anita的老公(姑且叫他A公吧)原来一直在IT行业里做技术工作。一干就是二十多年。可是,这位A公偏偏是个爱跟人打交道的主儿。在北美,我们管这种人叫 people person。


Anita讲的时候一脸愁苦,说A公收入不错,可就是没有一天开心。也为了供孩子上学,一直隐忍着。


你想啊,一个爱跟人说话的 people person 整天对着机器,当着几十年如一日的机器人,能开心吗?所以A公下班回家,也行尸走肉似的,沉闷无聊,日子过得别别扭扭。


一天天熬着日子,终究没能熬到大儿子A仔大学毕业。反正是供的差不多了,以后的日子可以扫地出门让他自谋生路,老子是受够了!一天不耽误,A公辞职了。


Anita讲到这儿眉开眼笑。自我救赎之后的A公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煎熬,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。到专搞大型活动和会议的宴会厅端盘子去了。这个转行,可能会让绝大多数人感觉失望极了。


Anita眉飞色舞起来,“Guess What!( 你猜怎么着!)从此他变了个人!” 想象一下,终于有个地方挤茬茬全是人,不用再像那些成天对着机器的日子,冷冰冰的没个人回应。挤在人堆里至少暖和啊!家里竟然也多了欢声笑语。


再说这个A仔的问题。大学是读下来了,但是读了5年。在加拿大读大学淘汰率很高。所以像乔布斯那类中途辍学的并不罕见,罕见的是没出第二个乔布斯。

(加拿大主要大学淘汰率统计)


A仔读了5年大学的原因,是因为在第一年的时候就发现,哪怕把牙咬断了也读不下来了,因为专业选的实在是不对头。只好放弃,第二年从头选专业从大一读起。


Anita的懊悔不单是儿子耽误了一整年,还有那一年学费白花花的银子啊!看着她那一脸无奈,也多少替她感到肉疼。


好了,这回轮到小A仔了,哪里还敢马虎呢... ... 他完成的学业规划,不但让他对自己有了更清晰的认识,对未来的发展方向,也有了充满信心的目标。


Anita家的两段故事,其实说的是一回事儿,职业规划应该从大学选专业甚至是高中的最后一年就该有所考虑了。


A仔上大学的时候,他爹还没痛苦到忍受不了。所以对他重视不足。考虑的可能也仅限于什么专业好找工作这个大家都习惯问的问题。至于孩子的兴趣,则被无情地忽视掉了。

职业规划和发展是人一生的功课。始于自我发现和认知。换句话说,得知道自己是谁,想要什么。对许多人来说,这可能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有时又避免不了弯路。


选对了方向的职业会给人一种满足感;相反,可能比起跟一个没有感情的人生活在一起一样别扭。一旦遭遇中年危机,一定难逃对自己的责问,我做这份工作到底为了个啥,我人生的意义在哪儿.......

从没机会见过Anita的老公,不知道他是否为那二十几年的‘邪路’感到懊悔,二十几年后的‘改邪归正’又是个什么滋味儿... …

  • “职业导师” 这一行
  • LinkedIn
  • Facebook
  • YouTube

5700 Yonge Street, Unit 200, Toronto, Ontario M2M 4K2 Canada

(+1) 416-229-2764 | 647-983-8831  |  info@careercamp.ca  |  club@careercamp.ca

TM + © 2020 by CAREERCAMP INC.